中国企业文化测评中心

商界女领军的幸福之道

2011-5-13

  幸福是一个在追寻的状态,这个状态就是做喜欢做的事,和喜欢的人在一起。这样的状态,也是了解自己,承认自己,实现自己的过程

  主持人:在对话开始之前,我先做一个小小的调查:各位女企业家,每天24小时,花在工作中的时间是多少,留给自己或者家庭的时间又是多少?

  于西蔓:大概平均12小时工作时间,分到家庭的稍微少一些,但我想亲情的付出,情感的建立,不在于时间的长短,而在于能否浓烈的付出。

  李菲:我比较随兴,有需要就工作,也可以一整天陪着亲人。不管是工作还是对家庭付出,当下的状态和投入的心境非常重要。

  刘京京:一周至少星期六、日陪孩子。激情饱满的话可以工作72小时,无所谓上班、下班。

  李红:我的工作生活分不开,时间安排上,真正在公司上班的时间是6个小时,一个小时用来做运动,3个小时给家庭。

  王树彤:我有两个门。当走到办公室时,我就把家里那扇门关了,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;一旦离开了公司,我就尽情投入到和家人的时光里面,全身心享受。

  如何让团队具幸福感?
 
  主持人:事业和家庭的平衡,实际上是一种自我协调能力。但领军企业家还需要一支领军的团队,作为领导者,你们如何打造团队的幸福?这个问题我必须先跟敦煌网CEO王树彤请教一下。前几天和敦煌网几位员工交流,我能强烈感觉到他们对您的尊敬和喜爱,对公司的自豪。作为领导者,您是如何打造员工幸福感的?

  王树彤:我一直相信,自己是不是在幸福、成功的状态,这是第一位的。只有自己达到相对比较幸福和成功的状态,才可以有更宽广的胸怀替别人搭建这样的舞台。创业以来,我心底最相信的就是集体的智慧,团队的智慧。大家各自把柱子支起来,才能形成非常有竞争力的企业。这里每每都会联想到自己,是不是有激情投入当中,进而联想到我的团队,有没有同样的激情投入里面。

  主持人:同样的问题,乡村基又是怎么做的?尤其是在面对公司快速扩张,员工和管理层多元化的情况之下,我想问一下李总,上市之后,您如何重新打造团队的幸福感?有没有特别的经验?

  李红:从以前的民营企业到如今的外资企业,国际舞台的视野,令我们的员工在整个转型过程中,产生了非常高的成就感。上市公司的平台提升了他们对个人价值、未来职业生涯,长期愿景以及与公司发展的信心,这是一种自觉的幸福感。

  主持人:作为同行,嘉和一品对打造幸福团队有什么不同?

  刘京京:对于我们的员工,我感恩并希望他们在这个平台上充分发挥个人的能力和潜力,给他们个人和家庭带来更多的幸福。我们大部分员工都是外地的,为了让他们在北京安居乐业,我们正在修建员工公寓,希望他们在工作的时候,也能跟家人团聚,更好的享受生活。

  李菲:我更愿意和员工以心换心,让他们觉得,在我面前没有距离感,不要因为你的职务而表现不同,我能让我的下属和员工由心而发随便跟着我,而且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很随意。当我们的心都在一起的时候,我们都会更加幸福。

  于西蔓:作为一个企业家,有时候一不小心特别容易把员工、团队当成生产资料来考虑,这样会很危险。人有本我,有超我,并在本我和超我的不断搏斗中实现自我。我会在“超我”的部分,给员工说梦、目标、操作细节等等,那个部分一丰盈的话,会很有成效,不太用操心。我做时尚教育,在全国400多个城市,有一两万名新职业、新型人类在工作,他们都很主动,愿意承担。我不威严,很亲切,所以团队跟我比较亲近。

  什么事最幸福?

  主持人:作为一名企业家,您最幸福的时候是什么,最幸福的事情又是什么?

  于西蔓:对个人和企业来讲,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有机会为客户服务。企业的本质就是整合资源,提供产品和服务。我们把该尽的义务,该提供的服务提供给客户,客户通过你的产品和服务发现,这个企业带给他的除了产品和服务之外,还有更高尚的意义。然后还能把那些东西反馈给我们,我觉得这是企业和客户之间最幸福的互馈,是激励所有企业往前走的动力。做企业的幸福,我个人觉得就在于此。

  李菲:做企业就是我们的团队能够围绕企业某一个时期的目标,凝聚成一股强有力的企业文化。这种企业文化,不是教导式的,而是我们共同、主动的来完成的目标。最幸福的一刻,就是完成任务,得到客户或者外界认同,获得高度信任的时候。

  刘京京:就像刚才两位说的,我们迎接一个挑战的时候,我们的团队齐心协力完成任务的时候,是最幸福的。当我看到,原来一个服务员,经过五六年的成长,成为了出色的区域经理,我会非常幸福。

  主持人:作为中国第一家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快餐企业,李总最幸福的时刻,是不是就是乡村基上市钟声敲响那一刻?

  李红:不是的。对于我来讲,幸福有四个时刻。第一,客户告诉我:我是你的老客户,把你们家的饭菜都当成我们家的厨房了;第二,下属对我指示:这事不用你干,我们都会,你回家休息;第三,投资伙伴一见面就说:你的业绩超乎我的想象,真的不错;第四,先生跟我讲:你怎么干的比男人干的还好?就是这样。

  主持人:餐饮企业能成为客户的厨房和食堂,自然是最幸福的。那电子商务呢?从微软到思科到创建卓越网,一直到现在的敦煌网,王总觉得什么时候最幸福?

  王树彤:我认为幸福是一个在追寻的状态,这个状态就是做喜欢做的事,和喜欢的人在一起。这样的状态,也是了解自己,承认自己,实现自己的过程。我记得2005年平台上线的时候,接到的第一个订单才几块钱。这好比登山,过程很难受,但我乐在过程中,幸福感追求的就是那一个状态。

  男性比女性更具抗压能力吗?

  主持人:有人说,女性企业家的幸福感受点和男性不一样,无论外表多么坚强,内心永远柔软,也有人说女企业家所付出和承受的压力要大于男性企业家,各位怎么认为?

  王树彤:我不太承认,第一,不见得女性就特别柔弱,我发现身边很多优秀的男性,反而更加细腻和柔软,这跟性别没有关系。

  女性创业有一个独特的优势,他们更多是从内心的角度,考虑做这件事情的意义是什么,而不是必须要取得什么地位,挣多少钱,某种程度上,因为我们没有面子包袱,更能够轻装前进。

  李红:女性的抗压能力至少是男性的两倍以上。男性更在乎结果,让大家认同他的领导力和豪气。女性更享受这个过程,即使失败,也就那么回事。因为我是四川重庆的,重庆女性有豪爽、大气的特质,女性的细腻加上男性的豪气,让我有信心带领企业走向更好的未来。

  刘京京:女性目的性不强,随兴也更善于沟通。这与贤妻良母角色并不矛盾,我们更多需要做角色转换,家里的事情只要用心就一定能够做好。

  李菲:女性创业承受的压力,某种程度上不是性别方面的原因,而是别人对你有更多的期待。我刚才一直在观察王总,她是一点威胁感都没有的人。当这样的女性创业的时候,大家会很好奇,会用更高标准、严要求的态度和眼光去看,确实有压力。另外一方面,优势也有,因为不行还有老公养着,女性相对容易释怀,但正因为有很多的通路和出处,我们往前走的信念反而坚定。

  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,大家都会面临创业的压力,我们互相理解的同时也要互相支持,而有了女性的加入,看似没有感情色彩的商业舞台,也变得更柔和,变得更加和谐和美丽。

  于西蔓:我下面有一个CEO是男士,姓李,有一次我听员工说,我们公司,于总是爸爸,李总是妈妈。我很不忿,我这么温文尔雅,怎么会有这样的评价?揣摩之后才发现,确实如此。我的认同跟敦煌网CEO王树彤一样:市场不会因为你是一个女人而姑息你。我个人断言女人是难的,为什么难?因为女人做企业必须要克服多重人格组合的问题。社会贴给女人“本我”的标签是温柔、贤惠,充满母爱等等,但创业者和企业家的标签是什么?是“超我”的内容,要果断、决策、稳健、坚韧,要有迎接挑战的力量等等。这跟男人的本我很一致,所以男性做企业家,比较容易不错乱。但是女性不行,我们是多个标签结合在一起,难免会纠结。每一次看到员工犯错误,我心里会想,这一个外地的孩子,我一拍桌子让他走,他该怎么办,另外一个人格跟我说,必须拍桌子让他走人,否则不能震慑别的员工。

  如何平衡家庭与事业?

  主持人:很多人认为,女性需要兼顾家庭和事业,考虑更多的问题。王总家庭幸福美满,事业蒸蒸日上,一定有诀窍。跟我们分享一下,您是如何兼顾的?

  王树彤:我认为本身这个话题就很不公平,因为好像没有人问男性怎么平衡事业和家庭。我特别认同于总说的,女性承担很多,某种程度上体现出了不公平。走到今天,我感觉非常幸运的是:我的事业给我提供了走遍千山万水的机会,能够看到很多的风景,自己能够不断的学习、感悟和提升。对于女性来说,肯定投入在事业上的时间多一些,这是一个现实;另外一个方面,要以一个平衡的心态来看,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,尽量和生活融合在一起。

  李红:在中国做企业,家庭和生活是分不开的,尤其是夫妻一起创业,家庭和事业,更需要互相的沟通和理解。千万不要在企业里面讲情感,家庭讲目标。作为女性来讲,即使为事业多付出了一些时间和精力,家庭也会对我们报以理解。

  刘京京:在创立事业和经营事业当中,对家庭的照顾肯定会少一些,怎么有一个更好的平衡?我每天早出晚归,在孩子的照顾上欠缺一些,我从一年级开始送她住校,三年了,感情反而更好了一些,因为天天陪着她,可能没有那么大的耐心。现在周末,我会两天的时间里全身心的陪着她,她在学校的时候会给我写信,我的手机界面也是女儿的照片,这样反而感情更融合。我特别怕别人说女强人之类的,让人觉得没有女人味,如果男人能够更加理解我们这样的女性,社会会更加和谐。

  李菲:事业和家庭实际都是用心经营的过程,凡事只要用心了,一定会得到回报。一个没有爱的女人,是没有生命力的,也不能把女人非常全面和综合体的形象,完全的释放出来,把热情、感染力、理解、包容和爱心传达给周围的人。作为别人俗称的事业型女人,我觉得感情对于家庭和企业都非常重要。

  于西蔓:经营家庭,我一般秉承三个规则。第一个规则,出去40岁,回家4岁;第二个规则,距离产生美;第三个规则,包容为大。

  一个经营企业的女人,最习惯的思维定式就是做决策,这种行为特别容易带到家里,我规定自己在家里是弱智的,就是4岁,大事小事尽量让别人定。

  夫妻关系是长期的经营关系,因此经营的时候要特别得小心。除了互相理解,大多数男性多少还是要求你有点神秘。前两天买了一本书《女人不狠,地位不稳》,说要做“三不”女人,思想上让人捉摸不定,深藏不漏等。总结成一句话,就是距离产生美。我特别讨厌女人回家大事小事都说,我回家基本上不说话。

  此外,还需要相互包容。我觉得女性人格标签里的母爱,一定要在家庭当中发挥出来。凡事都求一个是非、正反,没有必要。家庭不像商场,两个人吵架差不多的时候,适当地退后一下,对方也就顺着台阶下来了。

  最满意的角色是什么?

  主持人:谢谢我们的于总,非常的幽默,也让我们学到了很多的经验。接下来我们想知道,在多重角色当中,各位最满意的是哪个角色?同时,内疚的又是哪一个?

  王树彤:我一直有水晶球和橡皮球的比喻,家庭好比水晶球,摔碎了就起不来了,事业就橡皮球,可以再捡起来。我最满意自己在家庭的角色,好女儿、好妻子、好母亲,这是我追求的第一位。有了坚强的家庭后盾,我才有更多的勇气、动力去面对商场上的风风雨雨以及挫折。

  至于歉疚,我觉得是一个特别可怕的情绪。我一直觉得负面情绪对人的伤害非常大。同样的事情可以从不同角度去看,有时候要适当运用一些阿Q精神,始终有一个好的心态,才能够走的更长远。幸福和快乐是一个人的权利,关键看你以什么样的心态看待。

  李红:我认同“家和万事兴”的道理。女人第一需要的是坚强的后盾,有了家庭才有事业的动力。从内心来讲,我没有愧疚的感觉。因为作为女人来讲,为家庭、公司、社会、股东付出,忘记的其实是自己。但做喜欢的事情,付出本来就是心甘情愿的。我对家庭、公司都还比较满意。

  刘京京:做事业是为了让家庭更幸福,现在的状态就是我想要的。看到女儿开心,我就很幸福。我唯一愧疚的是对母亲,缺乏精神层面的沟通,这是我做的不够的地方。

  李菲:在我心里,人生就是一场马拉松,我们不断成长、历练,获得更多的人生感悟。我一直在学习,学习做一个好妻子,一个好妈妈,做一个别人心目中的好朋友,好上司,每天都会有不同的新感觉。至于愧疚,我非常认同王总说的,人的情绪是自己制造的,我觉得来到这个世界,在这样的时机下实践自己的精彩人生,已经非常幸运了,让我来不及有更多的所谓愧疚和遗憾。

  于西蔓:我特别荣幸甚至骄傲的角色是企业家。一个人从家庭情感属性里面走出来,引领一个企业,拥有支配权并借用这种支配权行使话语权,这是非常幸运的事情。人的一生很短,至少有两个责任是每个人都有的,第一,因为你的存在,多少推动社会更科学了一些;另外,因为你的存在,或多或少推动社会更文明了一些。企业家的角色做好了,非常值得我们骄傲。

  我最内疚的就是因为事业没有生孩子,没有母亲的角色,我想这是女人一生当中最大的遗憾。有时候在电梯,在公园里面见到那些小孩子,恨不得偷走他们。生活就像挑担子,平衡很重要,一头轻一头重,走不了多少时间就会停下来。

  主持人:生活总会有收获,也会有遗憾。我们经常说,一个强大的人一定是内心强大,不轻言后悔,但如果时间能重来,给大家一个机会,在座的女性企业家们,你们还会选择创业吗?如果时间重来,你们会怎么安排自己的事业和生活?

  于西蔓:如果时间能重来,我们还被定义在中国这个时代之下,我想我还是选择创业,如果是别的时代环境,我要重新考虑。

  刘京京:如果时间能重来,我还会走现在的路,因为这是我喜欢的,我很享受这样的幸福。

  王树彤:有机会做喜欢做的事情,和一群喜欢的人在一起,我觉得没有什么遗憾的。

  主持人:看来,我们对幸福的要求其实都不高。首先,有意义的事情,即自己热爱的工作和事业;第二,有意义的关系,有自己所爱的人,家人和爱人;第三,有意义的梦想,有自己坚定的信仰以及目标。幸福其实就是这么简单。

  长青基业转载,如有异议,请及时联系

在线测评

免费注册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中国企业文化测评中心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| 共享发展 | 理事会 | 学术委员会 | 专家委员会 | 网站地图

电话:010-85863114 85863134传真:85863124手机:13901081119

地址:(北京一部)北京朝阳区远洋天地73号楼1-2层      (北京二部)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中路小铁营10号恒松园1栋602邮政编码:100075

E-mail:btl_lg@163.comMSN:btl_lg@hotmail.comQQ:347348741